咸鱼菇

【奉天逍遥】与你走过的江湖(2)

*依旧渣文笔,脑洞之作,慎入慎入!

*主奉天逍遥,带地人打酱油

——————————————————————


剑三这个游戏有个很有特色的地方就是经常会出各种好玩好看的挂件,玉逍遥自从回归以后也变身成为挂件党,所以一看到完成今年的七夕活动能获得可以互动的腰部挂件青竹白玉笛之后,就动了参加活动的心思。

虽然说是七夕活动,其实参加的除了那些有情缘的,更多的是跟亲友一起做任务的。玉逍遥刚刚回来玩没多久,莫说是情缘了,日常和君奉天绑定活动的他连亲友也还没结交多少,按理说七夕活动和君奉天一起参加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玉逍遥压根就没动过这念头,以君奉天只对PVP感兴趣的态度估摸着是不会关注这种活动的,兴许还会觉得沉迷收集挂件的玉逍遥有点无聊,他可不想被师弟说幼稚。

眼看着活动已经开始,世界频道不少人都贴出了这次的挂件,而且据说这次的笛子互动使用出的七夕应景曲目《鹊桥仙》也很是好听,玉逍遥看着眼热,翻了翻好友列表,正好看到好友非常君上线。非常君是玉逍遥之前在老长安插旗认识的老琴爹,因为技术不错,也跟玉逍遥君奉天他们一起打过33,后来熟悉了聊起来发现居然是校友,关系更是亲近,而且非常君此人是个成就党,玉逍遥有时候会向他请教一些只有通过成就奖励才能获得的挂件的攻略,一来二去也成了他在这个游戏里为数不多的亲友之一。

“觉君,有空吗?”玉逍遥兴冲冲地直接密聊了非常君。

“刚刚上线,还没安排,说吧,要做成就还是33又缺人?”非常君秒回了过来。

“都不是啦,你没发现今天世界频道很热闹么?”

非常君切到世界频道,发现往常刷屏的复制党被各种招募队友做七夕任务的、炫耀这次七夕奖励的信息所取代,间或夹杂着各种虐狗的表白。

“你指的是七夕活动?”

“聪明!要不要一起做任务啊,今年的挂件特别棒!我记得你应该也没情缘吧,约么约么?”玉逍遥心想大家都是单身狗搭伴做任务正好,非常君应该不会拒绝。

“可以啊,反正我也没约人,今年的挂件确实挺好看的。”果然非常君爽快的答应了,“不过我们俩这好感度不够啊,还要先刷起来。”非常君看看自己跟玉逍遥的游戏好感度,因为之前也没刻意刷过,认识到现在还是江湖相逢,而七夕活动必须双方达到策马同游的好感度才可以做任务,系统在活动更新后还给每个号都贴心的赠送了刷好感的道具。

“好友,直接把系统送的手帕刷完就够了。”非常君知道玉逍遥这是第一次做七夕任务解释到。

“手帕,什么手帕,是邮箱里限时的那个道具么?额,我看它是限时的嫌占背包已经扔了……”从没特意跟别人刷过好感度的玉逍遥表示这个真不能怪他。

“这……”非常君也知道好友是个比较大条的性格,“那就只能从交易行买手帕来刷了。”

“交易行?那你等等。”游戏币都拿来买声望挂件,常年靠君奉天赞助修装备的玉逍遥看着包里可怜的几金,只能再次向自家师弟求助了。

“奉天~~~师弟~~~”

“又没钱修装备了?”看到玉逍遥销魂的波浪号,君奉天知道玉逍遥肯定又是缺钱花了。

“不是,奉天,我想买点刷好感的手帕,但是囊中羞涩,你先借给师兄点呗~”

“刷好感的手帕?买来做什么,我倒不知道你还有需要刷好感度的亲友?”君奉天看到玉逍遥的回复感到有点奇怪,他俩日常几乎绑定,双方亲友都互相认识,好像也没有需要特意去刷好感度的朋友,而且这游戏的好感度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除了情缘之间也没有特别刷好感的必要,难道……想到一个可能,君奉天微微皱了皱眉。

“哎呀,奉天,你这几天天天在老长安插旗,都没注意到最近的七夕活动么?”

“七夕活动?你要参加?”君奉天看到玉逍遥的回答心里一紧,之前的猜测难道是真。

“对啊,我跟非常君约好了一起做任务,我跟你说这次的挂件超好看的,而且还能吹的哦,我看了官方宣传视频,互动的曲目是伦姐的《鹊桥仙》,超好听!”玉逍遥一想到这次的挂件就有点激动,但是想到还要刷好感度,瞬间又怂了,一边懊悔自己怎么把系统道具给扔了一边又带点讨好的继续密聊君奉天,“交易行的手帕好贵的,你知道我一向两袖清风的嘛,所以,奉天~帮师兄个忙啦~”

非常君?之前33刷币少人的时候玉逍遥曾经推荐过的长歌?打开好友列表,发现非常君和玉逍遥地图都在成都,眸色暗了暗,“奉天?”看到玉逍遥又发过来的密聊,君奉天直接点了玉逍遥组队。

“嘿嘿,我就知道奉天最好啦,你别动,我拉你过来呀~”玉逍遥看到君奉天组他就知道奉天肯定又来买单了,感动的恨不得冲到对面房间来个么么哒。因为日常一起绑定战场攻防,俩人吃桌子早就把好感度吃到生死不离了,一个义金兰直接把君奉天拉到了身边。

交易完之后君奉天看着列表里的非常君还是选中发了密聊,约了老长安切磋点一见。

非常君看到君奉天的密聊的时候还楞了下,虽说因为玉逍遥的原因一起打过33加过好友,但是他跟这位有云海服务器纯阳尊驾之称的御命丹心其实并不熟悉,挺好奇这个平时比较高冷的大佬找自己有什么事还要当面谈,想了想任务还有好几天,也不急在这一时,于是告知玉逍遥让他稍等自己片刻后,答应了君奉天见面的请求。

找到余半仙耐心等地图读完条,大轻功甩到老长安的切磋点,非常君刚一落地,就发现一把大旗插在面前弹出一个对话框:御命丹心想与您进行切磋,接受/拒绝。???这是闹哪样啊,非常君一头雾水,私聊了君奉天:“尊驾你这是?”看之前那个十万火急的的郑重态度还以为大佬找自己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结果竟是只为了跟自己插旗?非常君有点搞不明白状况。

“切磋一把。”君奉天并没有多说其他的。

好吧,人都到了,切磋就切磋吧,非常君直接点了接受。

两人的技术都不差,对对方的技术也有了解,切磋自然是有来有往,最终是君奉天小胜半招。

“方才我喝了杯茶……”随着系统对话的结束,非常君打了个坐,刚想问清楚到底什么情况,发现一个对话框又在面前弹出:御命丹心想与您进行切磋,接受/拒绝。

……非常君简直无语凝噎,还没来得及打字,看到君奉天又密聊了一句:“再来”。还能说什么……

“十年之后,某再来拜会!”

“方才我喝了杯茶……”

“方才我喝了杯茶……”

……………………

“方才我喝了杯茶……”

如此这般几杯茶下肚之后,非常君都看出君奉天的不对了,我只想喝杯大圣果当个安静的吃瓜群众好么,非常君的内心非常想日狗,我真的一点也不想喝茶!平时他跟君奉天切磋也是差不多胜负对开的,但是今天的君奉天好像自带杀气,招招紧逼,竟是节节败退。

又一局结束打坐回满血,非常君打算好好问问君奉天是不是哪里得罪他了,就没见过这么切磋的!结果字打了一半,发现旗又插到面前了,“接。”一个字都不带多的,好么,果然高冷纯阳没毛病,非常君还有心思吐槽下,点下接受,他倒想知道君奉天今天到底吃错了哪门子药。

……

无神论点进组的时候就看到非常君的血条直线下降,立马密聊过去:“非常君,你被人堵了?在哪?”作为一个日常搞事的明教,打架的时候怎能少了他,才不是因为担心。

眼看着非常君血条见底又慢慢回满的时候才回了句:“没事,我在跟人切磋。”无神论这个喵哥是非常君22队友,操作犀利,走位风骚,热衷搞事,全服闻名,看到他发过来的话被迫喝了N杯茶的非常君感觉剑三还是有温暖的。

“看样子是个高手啊,云海服能赢你非常君的人可不多。”刚刚说完这句话,发现非常君的血条又快见底了。

“对啊,真·高冷聚聚!”又一次打坐回满血非常君还有心思跟无神论开玩笑,他已经放弃跟君奉天沟通了,每次都不等人把话说完,看样子肯定发生了什么跟自己有关的事让君奉天不爽了。

眼见非常君血条见底好几回,无神论有点奇怪:“云海服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多高玩。”

“不是,是一个人。”非常君顶着危急的血线还抽空给他解释了一句。

“哦?那我倒是要会会是什么高手。”无神论心里暗自不爽,他的队友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欺负的。

传送到老长安寻着地图上的蓝点找过去,入眼就看到跟非常君切磋的是叫御命丹心,无神论知道这个剑纯虽然玩游戏时间不算长,但是因为经常在老长安切磋,几无敌手,打的版本爹管他叫爸爸,人称纯阳尊驾,跟他一起还有个叫仙心藏玄的气纯,被纯阳的玩家戏称全村的希望,两人在云海服务器还挺出名。

无神论凝神看了一会,没听说御命丹心有逮着一个人死命切磋的习惯啊,想了想问非常君:“你跟御命丹心有过节?”

“没有吧,我本来打算跟气咩去做七夕任务的,结果还没刷好感,就被这位大佬一直点切磋,也不知道什么毛病。”

无神论心念电转:“气咩?仙心藏玄?”

“对啊”非常君一边读了个平沙一边爆手速回了过来。

“呵。”无神论心想果然,一对狗男男。

看看系统刷屏的烟花公告,无神论打开宠物买了个海誓山盟直接炸到了非常君脚下。

非常君看着脚下的烟花,海誓山盟都是随便炸的么,一个手抖又喝了杯茶:“无神论你……”

“七夕任务不跟眩者做,搭理那两个狗男男作甚。”

君奉天从看到无神论炸了烟花之后就若有所思,没再点非常君切磋,倒是看到无神论过来插了个旗:“御命丹心你可真是个怂包,自己的人搞不定就不要乱牵累别人,要切磋眩者奉陪到底!”近聊里无神论的话毫不留情戳破某个真相。

玉逍遥看到刚刚系统刷过去的烟花公告还以为眼花,往上拉了拉,确实是无神论那个中二明教跟非常君没错,正巧非常君的密聊也发了过来:“好友,抱歉,这次的任务不能跟你一起做了。”

“我懂我懂”,玉逍遥觉得自己可能发现了真相,“不过道理我虽然懂,但是觉君你怎么就眼瞎看上了无神论那个中二病,我跟你说他就是个搞事精,跟他情缘以后你烦都要被烦死。”因为阵营对立,玉逍遥跟无神论没少互掐。

“咳,谢谢好友提醒,不过喵哥他人其实挺不错的,而且,我们也还没情缘。”

“可拉倒吧,海誓山盟都炸了,一看无神论就对你图谋不轨,觉君你可要擦亮眼睛,不过还是送个祝福先?”玉逍遥打趣道。

调侃完非常君,玉逍遥后知后觉的悲催发现又没人跟自己做任务了,翻了翻好友列表,暗搓搓的查看了几个在线好友的装备,发现都把七夕挂件佩戴上了,说好只剑侠不情缘的呢,就欺负我是单身狗么摔!

君奉天找玉逍遥组队去战场的时候,玉逍遥身上的怨念已经快要化为实体的了,越是得不到越是想要啊啊,看了来找他组队的君奉天,玉逍遥觉得自己可以作死一次。

“奉天,你刚刚有没有看到无神论那个讨厌鬼对非常君表白啊 ?”

“看到了,而且我在现场,你想说什么。”

“?你怎么会在现场?不过这不是重点啦,你看我肯定不能破坏人家情缘之间感情对不对,考虑考虑陪师兄做个任务呗,那个挂件真的超好看啊,而且也很适合纯阳!”玉逍遥怂怂地开口卖着安利。

“就这么喜欢这个挂件啊?”很好,鱼儿终于上钩了,君奉天虽然面无表情,眼底的笑意却暴露了主人的心思,说起来之前确实是冲动了,但也算错有错着了。

“对啊对啊,错过就要等明年啦,而且活动也不是很麻烦啦,我知道奉天最好了,所以,一起做个任务?”一看好像师弟也不是这么排斥么,玉逍遥连忙追问。

“好吧,那就抓紧时间做完吧”,君奉天勉为其难道,至于真实想法嘛,谁知道呢。

进行到万花跳楼环节的时候正好碰到了无神论跟非常君也在,非常君还有点不好意思“好友抱歉,答应了又食言。”

“没事啦,我师弟看我可怜已经跟我一起做任务了”,玉逍遥倒是不介意,毕竟打扰人谈恋爱要被驴踢的 ,“倒是无神论你,可不要再搞事情给觉君惹麻烦。”

“呵,眩者的事不劳你操心,管好你自己吧。”无神论一脸嘲讽。

看着两个纯阳神行离开,无神论对非常君吐槽:“看他可怜这种鬼话也信?仙心藏玄怕不是个傻的。”

……

终于做完任务拿到挂件,玉逍遥迫不及待就装备上了:“奉天,你看上面还有我们俩的名字!”

“恩,这游戏还挺有心思的”,回答的人明显心情不错,看看包里早就准备好的真橙之心,他有点坏心眼的期待接下来对面的人会有什么反应,虽然有可能吓到对方,但他不想再等了。

【江湖快马飞报!“御命丹心”侠士在成都对“仙心藏玄”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御命丹心”对“仙心藏玄”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各位侠士可火速前往成都共同见证“御命丹心”侠士这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真诚告白!】

【江湖快马飞报!……】

……

【江湖快马飞报!……各位侠士可火速前往成都共同见证“御命丹心”侠士这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真诚告白!】

连着炸了9个真橙,世界频道也跟着炸开了锅:

【我去,我们村的希望选择了内销?!】

【剑气王道!】

【我男神跟我男神在一起了,不仅不难过还有点小开心!】

【我男神跟我男神在一起了,不仅不难过还有点小开心!】

【我男神跟我男神在一起了,不仅不难过还有点小开心!】

……

无暇顾及复制党的疯狂刷屏,玉逍遥这会整个人也快炸了,好半天问了句:“奉天,你刚刚是不是给我炸了烟花。”

“对,真橙之心。”君奉天还特意提醒了一句。

“我知道肯定是你手抖点错了吧,不过你买这么多橙子干嘛,难道你有想表白的人了?”

“没点错,就是放给你的,我确实想表白,对你,”这个人的反应果然跟想象中一样,不过看着玉逍遥顾左右而言他却没有直接回避话题,君奉天多少也有了点底气,“玉逍遥,你愿意以后每年的七夕都和我一起约么。”

玉逍遥这下彻底懵逼了,晕晕乎乎中还在想:我可能真是傻的,没见过谁手抖抖了9次的。

好半天没看到玉逍遥的回复,君奉天略一思索,猜到对方现在可能的状态,起身走出了房间。

玉逍遥的懵逼状态终于在打开房门看到君奉天那一瞬间清醒,“奉天,我……”话没说完,想到刚刚游戏里奉天说的话,不自知已火烧脸颊。

“玉逍遥,本来我不打算现在表白的”伸手摸了摸对方已红透的耳朵,君奉天轻笑了声,“但是我发现好像再不出手就迟了。”他一直知道玉逍遥有多么优秀,所以早就做好准备等有了更稳定的未来再告白,但是好像还是低估了玉逍遥的魅力也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

“纵然前路荆棘遍野,我亦坦然无惧仗剑随行,逍遥,我心悦你。”说出的话虽然坦然,微红的耳廓还是暴露了情绪。

玉逍遥看着自家竹马,一时没有说话,脑中不自觉回想起这些年他和君奉天相处的点点滴滴,恍然发现一直以为的竹马之情早在双方相伴成长的岁月中变了调。

“逍遥,往后的日子你愿与我一起携手同行么”,气氛有些安静,君奉天看着眼前又开始溜号的玉逍遥哭笑不得,只得又给了对方一记直球。

思绪被直接的告白拉回现实,玉逍遥看着眼前难得有些紧张的男人,眼眸微闪,笑唇轻启:“奉天逍遥,自是要携手共今朝!”

——————————————————————————————————

之前想到的梗卡文了,先把七夕表白梗写出来,已经被基友疯狂的吐槽过了,还是暗搓搓的放上来吧,我知道我废话多,我也很绝望啊>_<主要想写奉天吃醋表白,希望有写出来_(:з」∠)_剑三里最喜欢的就是的烟花公告就是橙子的了,感觉很适合奉天逍遥,私心就打了完整版~

带地人打酱油~

还夹带了一点私货,不过估计没人看出来,就不打tag了2333



【奉天逍遥】与你走过的江湖(1)

*设定奉天逍遥竹马竹马,目前研究生即将毕业同租中,剑三梗

*起名废,标题来自剑三同人歌

*流水账,渣文笔,纯粹为满足自己脑洞之作,慎入慎入!

——————————————————————

“奉天,这次要玩个新门派感受下么?”玉逍遥歪头问坐在他旁边的君奉天。

“还是选纯阳吧”。君奉天在角色创建界面各个门派之间点了点回道。

玉逍遥跟君奉天上次玩剑三还是在50年代,后来因为高考双双都A了,这回听闻剑网三打算出重置版,已经搞定论文闲来发慌的玉逍遥又拖着君奉天回坑了。

“也行啊,反正我大纯阳宫有够帅,那还是我气纯你剑纯咯?”重新回坑,玉逍遥虽然对新出的门派也很感兴趣,但是想想当初和君奉天配合一起玩的剑气,重温下好像也不错。

“恩”。君奉天简单应了声,手指还在键盘上敲击。

玉逍遥凑过去一看,电脑屏幕上一个叫御命丹心的一级小号已经出现在稻香村的出生地。

“噫~你还用这个名字啊,我一直以为你不喜欢呢,那我也用原来的好了”。

当初玉逍遥和君奉天一起玩的时候,为了符合纯阳的门派特色,他给自己起了个仙心藏玄的名,说是一看就特别仙风道骨,还逼着君奉天也跟着起了个名字叫御命丹心。

“这么中二的名字,我拒绝。”起初君奉天觉得这个名字略中二不肯用。

“奉天~说好的做一辈子好兄弟呢,好兄弟就是要有难同当啊!要不然你打赢师兄我,我们就换名字如何?”玉逍遥跟君奉天从小一起学的跆拳道,因为玉逍遥早报名一天就一直以师兄自居。

“玉逍遥,那你就等着改名字吧。”直接无视了师兄的称呼,比试的结果自然又是平局收场,谁也没赢过谁。

玉逍遥有点沮丧,他那会还是个沉迷修仙小说的中二少年,觉得这个名字很合适啊,不过没输代表着这名字还有可以争取的机会,要怎么劝说奉天呢?挠头想了想,玉逍遥还是打算挣扎下,“奉天,你看你叫御命丹”心”,我叫仙”心”藏玄,别人一看就知道我们是一起的,玩游戏嘛肯定要一起玩才有意思,到时候我们一定会在游戏里打败天下无敌手。”

君奉天听了这话后看了他几秒没说话,玉逍遥被他看得有点心虚,其实他自己也觉得这理由有点鬼扯,正打算妥协:“算了,你要真是不喜欢,我们就换个……”

“好,就用这个名字吧。”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君奉天突然出声。

“奉天你说什么?!你答应了啊!不愧是是君奉天,就是这么有眼光!”没去思考君奉天为何突然改了主意,一听对方答应,玉逍遥高兴地直接吹了一波自家师弟。

“你可真幽默。”

到底是定下了这两个名字。

……

“怎样,奉天,师兄我的起名水平还是挺不错的吧?”麻溜地把自己的号也建好后,玉逍遥得瑟地问君奉天。

“这是你的错觉,我只是用习惯了,懒得再想而已。”

“可恶,每次都这样,夸一下我会怎样啊!”虽然语带抱怨,眼底的笑意却直接出卖了主人,傲娇这种属性嘛,大家都懂的。

————————————————————

因为文笔太烂,脑洞一度夭折,昨晚看了剧之后被甜到齁,想了想决定还是写出来,致敬我们奉天大手2333